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展厅

“贰為”观念•形态艺术工作室研究生作品展

发布日期:2017-06-16   浏览次数

“贰為”观念•形态艺术工作室研究生作品展

 

 

最后的展览陈述

谭根雄

 

今天,以“观念·形态”艺术工作室名义举办的最后一次展览,也是它即将历史性的谢幕上演!

“观念·形态”艺术工作室从2005年创立迄今,曾先后办过不下八十余次(场)学术活动,社会影响湛深。王凯老弟去年在福建省美术馆研讨会上说“这个工作室以‘观念’实施当下艺术教育,国内首创”。

对此,怎么说呢?最近韦天瑜教授与研究员马钦忠俩人主编《当代性的生成·态度》这么一本厚达264页的学术专著,给出了严肃的学术性答案,其围绕着艺术的当代性诉求而振聋发聩,大家无妨看一下书中“一律千篇”,文章主题紧贴“当代性”,内容多样,理论丰盈并不拘一格,是近几年难得一睹的好书。所谓的“一律”,赫赫指示艺术当代性诉求原则,而“千篇”赋予不同的“当代”艺术诠释及其学理作用。由此,我联想到当代艺术家格局与当下作品的品质等问题。“格局”能够形容为那种类似李白天生豪迈,如何让他当嫠妇夜泣?除非醍醐灌顶,宿醉不能左右自己。这好比说,当你被揪上耳朵之后,疼痛得不得不俯首听命。如此一来,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形容道,人类应学会与“影子”共存。问题是,它如同韦天瑜在书中说“如果没有艺术品之间的意义建构······艺术史将一片空白。”(见《当代性的生成·态度》前言)马钦忠反驳道:“当代艺术品的意义成了‘悬置的’,可以是外输的、可以是内蕴的、可以是发现的,结果是谁主导就是谁去‘给定’标准释义。”(见《当代性的生成·态度》第1516页)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学术尴尬等问题。

然而,掌握当代艺术要领和学术尺度,犹同咀嚼一道上桌的好菜肴,想要臻“知味”,必备辨味能力,并知其源流演变,才能吐故纳新,卓然成家。否则,“君不闻古人欲成大事”,其无不例外奋蹄向上的劲头,一定是获得学术高度的前提,也是明哲“厚积薄发”知识的真谛所在。事实上,我们做作品,做好了吗?做好了。Ok,那请你包装它。如果它不能招人显眼,那么它一定会在别处惹人欢喜。因为,中国历来“人定胜天”,胆大包天,疆域又这么大,历史风范五千年,什么东西都有,什么情况皆有可能发生,即便是地球被捏成睾丸也未尝不能。所以,艺术家的自我建构,决定着他们的未来。这种未来是线性的逻辑关系,是学术探究的发展方向。因此,建构“格局”是给予自身的定义“猥鄙人诗必萎靡”,而与之相反“疏朗人诗必流丽”。有这么一句民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其大意是“配置”得体的相辅相成关系,终究成为了一切事物的因果律反映。

说来轻巧,当著名作家麦加说出“心空了,陷阱无处不在”之时,我们能够确信我们是属于自己的?你信此话吗?我一直疑问,与鬼扯上关系后,终究距离魊魅之道不远。或者说,人间正道上的烽燧狼烟,摇曳着曾经的岁月辉煌,又有多少后嗣来者考证它的以往悲怆?这就是为什么当代艺术的生成困难。其实,“当代”直指自身的当下性,或指代自身顺应时代发展的必然学术诉求,而不是那种泛驾之马者的传统玩耍杂技,更不是山谷娴静的隐士修炼。否则,艺术家活在现世干嘛呢?或设想一下,当你妄想扮演时空穿越者,僭越李白,那么阁下你已整容吗?即便你满腹经纶,熟练十八般武艺,但缺少当下社会的支撑,它实则是当下的学术失范,也是当下最大的艺术问题。

俨然,当“问题”被“格局”两字置喙,其触痛之处就是做人的品格如何去建构,也是做学问的基本道理。例如,王安石曾对杜甫的历史评介:人之气质或不能变,文之格局能不能“变”?道出了类似的鲁迅绘世奥秘,创造新体,建造新调,使命堪称自身比时势更紧要。所以,艺术家之格局历来是任重道远的艺术“品格”基础。说得更彻底些,它是澄清当代艺术亟须完成自己任务的意义和价值所在,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当代艺术作品的创造者,而不愿自己被驴粪兜蒙眼而继续瞎转下去的缘由。

问题是,艺术----不变易,变则难;天道十年一变,多;文道百年一变,少。如今,轻车熟路,古道西风,老马识途,傍上权力话语权后,由威权好恶决定艺术命运并不鲜见;或以无知无识指挥艺术,尽管到处莺歌燕舞,却必然四处泛滥龌龊,其症状如同一位仁兄所言:弃之茅坑里的污秽草纸,承载着隔夜排泄之物,不少人竟然把它当糊脸面膜。我回复道:这些屎壳郎似的勇敢举措被再次地证明了人类心理怪癖嗜好与特殊生理要求,不奇怪。因为他(她)们老龄将至,无法衰年再变法,这好比年老色衰的朽槁之躯,无力再去糟蹋小娘子或谄媚小鲜肉了。

毫无疑问,当代性的艺术生成,是历史的抉择。其宛如似是已故词曲作者刘西林唱出“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那般的美好。

无疑,这是一种现实释然的美好,体现在我对传统艺术詈斥的立场上,同时它也是我对今天展览所抱有的热情回应:决绝传统的过去,走当下艺术之路!

师生共勉。

            

              写于“观念·形态”艺术工作室

                                  2017.6.15

 

林桂明 综合材料 《心如薄荷天然凉》

 

 

 

 

赵娜 布面油画 《窥探2

 

 

 

张聪聪  综合材料 《冥想1

 

 

 

 

马腾飞 布面油画 《骨架1

 

 

 

孔祥燕  布面油画 《灰度2

 

 

 

刘利 综合材料 《地图之思2

 

 

 

汪瑾玥  布面油画 《坠落》

 

 

 

马佳慧 《横竖之风 NO.1

 

 

章骁逸 布面油画 《碑》

 

 

 

胡亚兰  布面油画 《红白蓝》

 

 

 

蔡俊俊  布面油画 《方向1

 

 

 

程琪 布面油画 《偶尔很思念的地方》

 

 

 

朱凌云 综合材料 《线定诈出》

 

 

 

陈晨 布面油画 《我是“谁”》

 

 

欢迎各位师生莅临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