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院新闻

“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开幕

发布日期:2017-05-27   浏览次数

    “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开幕

 

 

 

   
 

      “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在上海云艺术中心于2017年5月25曰3点开幕。出席本次开幕式嘉宾有德国最具影响力的先锋派大师Timm Ulrichs、德国著名艺术家Jochem Hendricks、德国柏林艺术大学教授Ursula Neugebauer、著名艺术家、策展人Harro Schmidt 。中国参展(上海云艺术中心)艺术家:韦天瑜、金锋、蔡广斌、谭根雄、刘广云、沈也、王凯、谢晓泽、计文于、毛唯辛。中国参展(上海兴园创艺园“雲艺术”)艺术家:王远、吕旗彰、顾欣。中国参展(上海春美术馆)艺术家:邓大非、吴晓宁、陆煜玮、王伊楚、蔡屿汀、王满、胡为一、杨牧石、王半愚。论坛特邀专家李晓峰、马钦忠、冀少峰、Gérard A. Goodrow。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的学生们也共赴现场,品鉴佳作。
    5月26日, “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在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图书馆二楼报告厅举行。德国艺术家Timm Ulrichs、Jochem Hendricks、Ursula Neugebauer、Harro Schmidt,中国艺术家韦天瑜、谢晓泽、计文于、毛唯辛、金锋、蔡广斌、谭根雄、王远、刘广云、吕旗彰、顾欣、吴晓宁、陆煜玮,论坛特邀专家李晓峰、马钦忠、冀少峰、Gérard A. Goodrow出席了本次论坛。

 

前言

 

         我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感动于同仁们。他们是如此的以理想主义的态度来追求作品的极致,以命来相拼搏,以自身的生长来计时,以思维繁殖细胞,以视觉的触角向繁杂的世界呐喊。

    但是需要意识到艺术家介入当下的副作用,不要错觉地以为艺术可以进行社会的变革。因为事实上是传播媒介载体的进化造成了艺术社会作用的增量。这就像工业革命的科学和技术的优异钢水成就了当时的革命者,而不是政治的运作沸腾了钢水。是网络的广泛使用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模式和重塑了时空意识,而不是反之。所以如果艺术与社会现实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表现为艺术家的有意为之,那么艺术的社会作用的重要性臆想就只是艺术圈的自我陶醉。

    今天,艺术的理念、观念、形式语言、图像经由网络虚拟空间的无墙展厅的瞬间传播,而封闭的现场展馆萎缩为策展人、艺术家和同仁、媒体的贵族客厅,展览的开幕式似乎仅仅只是为了见证艺术家的在场。问题是,无处不在的网站逃脱不了商业的腐化,基本屏蔽了艺术家作品的真正价值。网站上艺术作品的照片和图像的苍白传播,无法充分呈现艺术家的匠心痕迹和作品手工的物质美。艺术家的个人魅力只是偶尔出现在采访者文字的只言片语中。传播平台的大众化、娱乐化的强势出击,某种程度上迫使一些匆忙介入的当代艺术变成一次社会妥协的结果。任何艺术的品质一旦被如此消解后,你还能期望得到什么形而上的开悟呢?

    多年来的确有不少策展人和艺术家,像传教士或者苦行僧一样投身到社会的改造之中。但是商业化、娱乐化的社会大潮是无情的,艺术被日益稀释,被日益庸俗。所以,艺术的社会作用其实是“被重要的”。我很担心策展人和艺术家正在被这样的陷阱套住。有些策展人和艺术家为了让洁身自好的艺术被浅薄的大众关注,只好人为的贴近社会,制造艺术事件,形成轰动效应,这样的社会作用你能怎么看?三十多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确实有不少由策展人和艺术家发起的大众参与的艺术公共事件的轰动效应,它们多大程度上是主导社会进程,还是不自觉的陷入各种不可抗拒的社会现象的漩涡?艺术探视社会的深处、人格分裂、人类原罪心理的种种尝试无可厚非。但是一个依存于个体知觉和感觉的智慧创造物,没有必要总想勉强以极为单薄的身躯,超出自己的范畴和能量,去妄图规范天下和丈量天下,来勉强做些在社会大潮滚动发展的洪流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作用。

    艺术家不是政治家,不是社会活动家。不管你是歌颂还是批评,是揭示还是鞭挞,艺术作品不可能解决社会问题和给出问题答案。当代艺术在关注社会现实的同时不应该去稀释艺术独立的审美性、视觉性。如果刻意让艺术去扮演某种社会角色,介入地缘政治,提出各种议题和解决方案,只会成为社会现实的牺牲者。我的体会是当代艺术的最大功能只能是批判性地把社会的现象图像化、审美化。认识到当代艺术性质和范畴的有限性,才能摆正当代艺术在巨大社会格局中的自身位置,才能准确地呈现当代艺术对于社会发展的应有态度。

韦天瑜

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系主任

 

 

 

 

 

当代艺术不是一种特定的物质形态

 

——关于《态度》展的策展说明

 

 

    什么是当代艺术?不是摆放一堆垃圾就是观念装置,用电脑和跟拍设备就前卫,敢脱光衣服就是追问文明底线。更不是弄得云里雾里就是探索、到处扔石头就是创新。

    最传统的手段可以是最前卫的艺术,最前卫的工具做出的艺术也同样可能是最滞后的艺术理念。

    当代艺术不是一种特定的物质形态,而是一种态度和价值观。因此,我认为,创新和探索不是艺术独具的特征;所有科学乃至生活方式都离不开创新和探索。唯有关于生命的态度和价值观的可能性、即是说这种价值观即是:赤裸生命的未知生涯如何创新和模索到一种新存在的可能性、如何从中澄明出一丝丝新的曙光!

    因此,不论你的艺术多么优美、技术多么精彩绝伦,不论你的新艺术手段多么炫目、制作多么精良,那都是一种美学消费娱乐术!更进一步地说,它们被资本操纵成为天价的财富神话,如果没有这种价值观和态度,那它们和当代艺术就一点关系也没有。

    再多的美元也不可能让娱乐术的美术生长出生命!

    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被贴上形态上的标签、政治上的标签、F4、F8的财富标签、乃至国际市场的拍买标签。

    我要说喊口号、贴标签、写标语、定格身体形态的当代艺术告别历史;而沉入社会,考掘生命,质询对生命的一切给定的价值观,将会打开中国当代艺术的新篇章!

   《态度》展是这样的一次期待,一次预约:我们何时再见?

策展人马钦忠

 

 

  

开幕仪式由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韦天瑜主持并致辞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邓晓贤讲话

 

 本次展览策展人马钦忠讲话

 

德国艺术家代表Timm Ulrichs 发言

 

 

中国艺术家代表谢晓泽致辞

 

 

 

德国最具影响力的先锋派大师Timm Ulrichs正在欣赏我系蔡广斌副教授的作品

 

策展人马钦忠向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邓晓贤介绍联展情况

 

我系副系主任王远教授向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邓晓贤介绍参展作品

 

我系教师沈也、吕旗彰正在欣赏艺术家赵春的作品

 

我系学生正在欣赏艺术家王庆松作品《佛堂》

 

我系学生正在欣赏艺术家谢晓泽作品《南德意志报》

 

我系系主任韦天瑜教授主持“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

 

策展人马钦忠、论坛特邀专家冀少峰、李晓峰、在“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上发言

 

我系副教授王凯在“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上发言

 

 

 我系谭根雄教授在 “态度”中国-德国当代艺术家联展暨论坛上发言

 

美裔德国批评家、策展人Gérard A. Goodrow做主题演讲

 

  

德国柏林艺术大学教授Ursula Neugebauer做主题演讲

 

德国最具影响力的先锋派大师Timm Ulrichs做主题演讲